遗失的美好——漫谈残词背后凄美的故事《上》

  遗失的美好——漫谈残词背后凄美的故事《下》(2010-09-1710:50:33)[编辑][删除]

  var$tag='杂谈';var$tag_code='9ffee39dd037ba7d28e97e20cc0f0f2c';var$r_quote_bligid='681aclgja';var$worldcup='0';var$worldcupball='0';标签:杂谈

  2,卿本佳人,花落无痕——花蕊夫人费氏;

  ;

  “花不足以拟其色,蕊差堪状其容”。这句话,就是形容花蕊夫人的。称之花蕊夫人的,历史上有两位,她们都是生活在五代十国之一的蜀国。前蜀开国皇帝王建,他的爱妃姓徐,是最先被称作花蕊夫人的。此文不是写她,而是后蜀孟昶的花蕊夫人费氏。;

  《铁围山丛话》曰:“孟蜀先后有两花蕊,一随衍归唐,半途遇害者,小徐妃也。一能为宫词百首,随昶归宋者,青城费氏也。”陈师道的《后山诗话》:“费氏,蜀之青城人,以才色入蜀宫,后主嬖之,号花蕊夫人。”这交代很清楚了,花蕊夫人原本是四川青城人。;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  《新五代史。卷六十四》:“昶好打球走马,又为方士房中之术,多采良家子以充后宫。”《十国春秋》:“广政六年,大选良家子以备后宫。州县骚然,民多立嫁其女,谓之“惊婚。”孟昶,一个后蜀的国君,他的兴趣非常广泛,除了写词谱曲之外,其他的娱乐活动就是打球和骑马。不过,他还有一个不同寻常的爱好,那就是在追求养生之道的同时又喜爱女色,好像对床第之欢有着特别深入的研究。;

  四川古称益州,是一个出产才子和佳人几率很高的地方。后蜀孟昶那一年在属于自己的领地里大量征集着美女,而一个被称作费氏的女子,就是在这个时候被选进了宫中,她就是日后有名的“花蕊夫人”。在我的想象世界里,会有那么一种女子。她们是体态轻盈,温婉如水;明眸皓齿,肌肤胜雪;娇艳欲滴,吐气如兰。她们品格清如竹,文采胜须眉。秋波流转之余,举手投足之间,无不娇媚可爱,令人心醉神驰。也就如清朝的涨潮所说:“所谓美人者,以花为貌,以鸟为声,以月为神,以柳为态,以玉为骨,以冰雪为肤,以秋水为姿,以诗词为心,以翰墨为香。”而花蕊夫人,应该就是这么一个女子。;

  在钱德苍的《解人颐。陶情集》里记载着这样一首《爱花歌》:“我爱花,我爱花,花香花色尽堪夸。但得有花常玩赏,莫待无花空怨嗟。花里高歌花自好,看花酌酒兴偏赊。一年四季花多有,不论何花总是佳。花来向我为知已,我不爱花辜负花。”花蕊夫人爱美,自然也就会爱花。孟昶爱花,也自然就会爱美女。花蕊夫人是上天赐给孟昶最好的礼物,还真是有点拿在手怕掉了,含在嘴里又怕化了。花本来就是美的象征,而花蕊夫人的美似乎已经超过了鲜花。所以用花来形容她的美,还似乎委屈了她。孟昶觉得更要进一步表达出心中对她的怜惜和宠爱,所以才形容她是花朵里面的花蕊。有一首很有名的民歌,叫做《茉莉花》。歌中唱到:“好一朵茉莉花啊,好一朵茉莉花。满园花草,香也香不过它。我有心采一朵,但又怕看花的人儿骂。”其实花蕊夫人喜欢的不是茉莉花,她喜欢的花有三种。一是芙蓉花,二是牡丹花,三是红栀子花。这首歌好像是替孟昶唱出了心声,只不过,他要有心采的话,是不会有人去骂的。即使有人想骂,也是不敢的。所以说。孟昶是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采摘花蕊夫人这一朵美丽的鲜花。;